登 录

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注 册

已有账号?马上登录
位置:首页>>英名与徂徕山并存—洪涛烈士生平事迹
英名与徂徕山并存—洪涛烈士生平事迹
来源:泰安烈士陵园时间:2017-08-10 13:16:43 作者:泰安烈士陵园

  洪涛

抗日烽火弥漫的一九三八年五月,山东省腹地徂徕山下,人们在为党中央派来新的省委领导同志而兴奋的时候,惊悉敬爱的洪涛司令员因战伤复发,与世长辞了。顿时指战员痛哭失声,泰安群众心情沉重,默默流泪。三千人集会追悼,三千人心底共同呼唤:“敬爱的司令员,亲爱的同志,在今天,这成长起来的一群需要你,苦难中的祖国需要你!”

洪涛,原名洪裕良。是我军身经百战的优秀指挥员,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山东著名徂徕山起义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的创建人。

 一九一二年四月三日,洪涛出生子江西省横峰县青板乡排楼村一个贫农家庭,父兄靠给地主种田、打长工抚养全家,生活极其困苦。年幼的洪涛,家里无钱供他上学,十岁就上山砍柴,十四岁就给地主放牛,饱受饥寒。地主不劳而获,长工整年劳动还是受冻挨饿,他恨那个不公道的世界。

一九二六年初,中共党员吴先民在横峰县组织起“青板桥农民协会”,喊出了“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点燃起农民革命的烈火。次年洪涛接受了“废债分田分地,实行土地革命”的思想,再也不愿当牛做马,任人奴役,毅然参加革命。吴先民看到洪涛人小,聪明机灵,把他留在身边当通讯员,干些送信和警卫工作。洪涛在当通讯员期间,完成任务出色,曾跟随吴先民参加了著名的赣东北弋(阳)、横(峰)农民暴动,经受了锻炼。

一九二八年冬,赣东北特委在弋阳烈桥乡吴家墩创办赣东北信江军政学校。第一期开学吴先民把洪涛送进该校学习。他虽然没有读过书,但聪慧好学,异常刻苦,成续优秀。军政学校第一期结业后,他下连锻炼了三个月:第二期任学员队分队长。第二期结业后,分配在赣东北红军第五团一连任排长。他作战勇敢,不久升为连长。这年二月,洪涛转为中国共产党员。八月,赣东北红军在乐平众埠街扩编成红十军,洪涛先后任红十军四旅十团一营营长.十团副团长。

一九三三年一月,洪涛调中央瑞金“红大”中级班学习。五月,“红大”毕业后任红十军十九师第56团团长,经常率部队出击闽西建宁、沙县、梅越等地,屡打胜仗。梅越战斗中第一次腰部负伤,养伤在安远石红军医院四个月。

一九三四年十月,洪涛伤愈出院分配到红九军团,跟随罗炳辉将军,参加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在那极其艰苦的岁月,他英勇善战,每战身先士卒,冲锋在前。先后三次负伤,最后一次负伤,子弹穿进肺部,弹头残存体内无法取出。一九三六年六月红一方面军在扎西改编,洪涛任红三十二军第七团团长。

一九三六年十月,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会师,洪涛到延安抗大学习。

 “卢沟桥”事变后,中共山东省委决定,发动群众,组织几十支由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对敌作战。由于缺乏得力的军事干部,省委请求北方局和中央,派一批红军干部和抗大学员来山东领导武装起义。

一九三七年十月,党中央将洪涛派往山东。他一身商人打扮来到济南,与山东省委接上关系,并为省委委员。随即奉命前往聊城山东省抗日民主人士范筑先将军的第六区保安司令部政训处任职(政训处实际上是中共鲁西北特委的公开机关),该年初冬,中共鲁西北特委在堂邑组织“山东第六区抗日第一游击支队。”为了加强领导,委派曾任红军团长的洪涛任支队长,这支部队亦称“洪队”。洪涛用党的统战政策和毛主席的战略思想、红军的战例教育部队,用红军建军的传统方法训练部队。使这支二十多人的队伍,在很短的时间内发展到一百八十多人。这支部队后改编为三支队。

十二月,日本侵略军逼近济南,以军阀韩复矩为首的省政府及第三路军早已纷纷南逃。这时洪涛奉命回到泰安。二十四日,在泰安城南篦子店,洪涛参加了省委紧急会议,研究部署准备已久的徂徕山武装起义。二十七日济南失守(接踵莱芜、泰安失陷)。省委撤离泰安篦子店,起义队伍纷纷汇集徂徕山。一九三八年一月一日,中共山东省委在徂徕山大寺宣布起义,成立“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洪涛任司令员,黎玉任政委,赵杰任副司令吊。林浩任副政委。徂铼山举义旗,威镇四方。在一个月内,这支起义队伍从一百六十多人发艮到四百多人,编成三个中队。

起义队伍中成份复杂,有工人、农民、教员、学生,还有旧军人:班、排长大都没有打过仗。洪涛为把这支部队建成一支我党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呕心沥血。他亲自教大家站岗、放哨、投弹、射击、刺杀,利用地形地物,打埋伏和偷袭等。军队行动需要号音指挥,四支队没有司号员。全队只他这位司令员会吹号,洪涛不顾自己肺伤在身,每天自己司号,手把手地培训新号兵。他操劳全局,费尽心血,就连支队里炊事员做饭串烟、夹生,他也要去给炊事员讲做多少人的饭,放多少米和水,怎样掌握“火候”。指战员看他过度劳累,肺伤重发,咳嗽不止,劝他休息。他放心不下这支部队,总说没关系。医生从敌占区济南曾弄来点“习蜜蜂”药品给他服用,他舍不得,转让给其他有病的同志。在生活上他和战士共甘苦,没有任何特殊。起义后过第一个春节,他和战士同吃糠菜窝窝头过了一个年。他边吃边讲革命的道理,大家情绪高昂。

他不仅擅长军事。而且重视做宣传鼓动工作。在四支队亲自带头教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部队训练、战斗前后,他都要动员和讲评。洪涛讲起话来两眼炯炯有神,爱用拳头打着手势,言筒意明,很有鼓动性,他做俘虏工作,俘虏心悦诚服:他与战士交谈,战士们把地当作和蔼可亲的首长和知心人。四支队的指战员都佩服洪涛的才能,就连支队里的大学生都爱听他讲话。四支队经过短期训练,军政素质得到提高,成为山东地区一支能征善战的抗日队伍。

为了扩大起义影响,广泛宣传我党抗日主张,争取更多的抗日力量,一九三八年一月廿十六日,四支队在东良庄寺岭伏击日寇告捷;二月十八日在四槐树伏击日寇再捷,声威不断扩大。二月初,四支队驻扎新泰刘杜镇时,山东省委在刘杜召开扩大会议,为迅速扩大我党我军的力量,决定分兵南北两路。洪涛、林浩率一大队北上莱芜,向淄川、博山发展,与淄博地区和胶济路以北的抗日武装取得联系;黎玉、赵杰率二大队,向鲁中地区之费县、蒙阴发展。

省委扩大会议后,洪涛、林浩率北路部队直扑莱芜,攻打莱芜城时,洪涛亲临前沿指挥部队作战,亲自打机枪,部队锐不可挡,一举攻克莱芜城。在莱芜、新泰交界之天井峪消灭了何金步的反共地主武装。进入莱芜县,许乡共产党员和爱国民主人士组织的抗日游击队纷纷慕名相投。这时,忽然半路杀出国民党顽固派谭远村,他拿着国民党山东省委娄启荣电委“莱芜县县长谭远村”的电报,妄图抢占地盘。洪涛以民族利益和统一战线为重,即允谭远村任莱芜县县长。但谭一上任,即恢复全县原十个区公所和保安队,迅速扩大反动武装,怂恿部队化装四支队士兵,抢劫民财,制造事端。洪涛为顾全大局,尽量避免与国民党顽固派发生摩擦,在莱芜设立“八路军驻莱芜办事处”后,即挥师北上。

北路部队继续向淄川、博山进发,经莱芜北部苗山、英章收编许杰三、张寿民游击队为十中队;四月中旬,在淄川马棚与三支队一都会师;同时,与共产党员汪洋、张岗、谢辉、崔介等带领的一支起义部队会合,士气空前高昂。这时,被收编为四中队的原国民党散兵石成玉等暗中策划叛变。洪涛、林浩获悉此情,果断处置,击毙分裂头子石成玉,重新整编四中队,保持了部队的巩固和统一。

对四支队的发展壮大,国民党顽固派秦启荣惶恐不安,妄图把四支队挤出莱芜境地。趁四支队北上之机,谭远村悍然扣押了四支队经理部主任马馥塘,取缔“八路军驻莱芜办事处”……。面对秦谭挑衅,洪涛、林浩多次致函交涉,其置若罔闻,坚持反共。洪涛、林浩致信南路部队,决定南北两路合击莱芜,反击秦、谭挑衅。

南路部队接信后,遂回师北上,直取莱芜城。四月二十八日,四支队南北两路合击莱芜,俘获国民党莱芜县县长谭远村等三百多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救出我方被捕人员。当即成立抗日人民政权“莱芜县政执行委员会”。在莱芜城东关广场召开庆祝大会,正式宣布四支队改为“山东人民抗日联军独立第一师”,下辖三个团。师长洪涛,政委林浩。

五月初,国民党顽固派秦启荣纠集大批兵力,在莱芜城以南地区向第一师反扑。为避免摩擦,洪涛说服部队撤出莱芜城二十五里,移驻鲁西镇。此时洪涛肺伤发作,行走困难。同志们备好担架抬他行军,他执意不肯,坚持骑马或步行。不少干部战士被师长的顽强精神感动得热泪盈眶。反共顽固振秦启荣不顾民族抗战利益,窜进莱芜城,摧毁县政执行委员会后,仍不肯罢休,继续尾随我军。我一师再度忍让退至寨里。在仁至义尽,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洪涛命令部队重返鲁西,指挥一师一、二团主力,分别向鲁西、牛泉方向反击顽军。他躺在担架上,听取前方的战况报告,查对地图,通霄达旦。莱芜反顽激战两天,进展很快。秦启荣慌了手脚,以重金收买“敢死队”,直攻前沿我指挥部。卧病在担架上的洪涛得知此情,一跃而起,手提二十响匣子枪,指挥师部特务队出击,把敌人打回了莱芜城。后寥容标率三支队进驻口镇,协同四支队与秦部一战,歼其一部,我军声威大振。

莱芜反顽战斗胜利了,但洪涛师长身上几处枪伤和肺伤急剧恶化,指战员们用担架抬着他由范家山向徂徕山转移。当各部队的负责同志前来看望洪师长时,他嘱咐说:“对莱芜战斗的经验要很好的总结,这是拿血换来的。用它教育部队,这是很好的步兵操典。”

一九三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高高的徂徕山被暮夜笼罩着,四野静然。洪涛师长断断续续地对身边同志交代:我不行了,重担就放在你们肩上。一师有了初步的规模,是支好部队,要爱惜,大有前途。身旁的同志会意地递给他纸和笔,他非常吃力地写完“要加强部队内部团结,抓紧训练,创立抗日根据地。”就闭上了眼睛……。年仅二十六岁的洪涛司令员去世了,他的英雄功绩一直在山东人民中间传颂,洪涛的名字与巍峨的徂徕山并存。他一生为了民族生存,为人民解放,创建“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的光辉业绩,连同他的勇敢和智慧,将永远铭刻在人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