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注 册

已有账号?马上登录
位置:首页>>埋骨何须桑梓地,英名千秋留泰山一一远静沧烈士生平事迹
埋骨何须桑梓地,英名千秋留泰山一一远静沧烈士生平事迹
来源:泰安烈士陵园时间:2017-08-29 16:49:32 作者:泰安烈士陵园

远静沧

一九三八年四月六日,日本侵略者的枪弹夺走了他的生命。他去了,带着对民族解放事业的执着眷恋去了,带着对侵略者的无比仇恨去了。他就是当年泰西武装起义的领导者之一、优秀的共产党员远静沧烈士。半个世纪过去了,然而远静沧烈士的光辉形象,在泰安人民的心目中树起了一块永不磨灭的丰碑。

一九三八年初,日寇侵入山东地区。刚刚成立不久的我“山东西区人民抗日自卫团”在泰西地区发动群众,组织人民武装力量,到处袭击敌人。为配合台儿庄战役,自卫团破袭津浦铁路,切断敌人交通十余天,给了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敌人为了保护运输线路畅通,不得不抽出兵力,对泰西自卫团进行报复性围剿。为了有效地打击敌人,我自卫团七个大队在张北华、远静沧同志率领下,主动与红枪会配合,计划在鱼池村东北阻击歼灭敌人。

四月六日拂晓,日军一百余人分三路向鱼池一带进攻。为保卫家乡,当地的群众和红枪会自动组织起来,首先与日本侵略军展开了殊死搏斗。远静沧等同志闻讯后,急速带领自卫团赶到战场。在战斗中身先士率,高喊着“为乡亲们报仇!彻底消灭日本鬼子!”带领自卫团战士向敌人猛冲。日本侵略军招架不住人民战士的勇猛冲击,象受惊的兔子,狼狈逃窜。我们的战士象下山的猛虎,乘胜追击。将一股败逃日军紧紧包围在道朗村东北一块坟地里。战斗从早上一直打到下午,同志们连饭也顾不上吃。这时,远静沧同志对身边的供给部长程重远说:“把你的马枪留下我用,你快去搞些吃的,一定让战士们吃上饭,坚决消灭这股日本鬼子!”远静沧同志接过枪迅速找了个隐身的地方,探出头向敌人瞄准。由于他的眼睛高度近视,瞄准时间稍长了些,被敌人的一颗罪恶子弹击中太阳穴,当即倒在血泊之中。这次战斗我们虽然消灭了几十个鬼子(内有一名留胡子挎洋刀的鬼子队长)、击毁敌汽车数辆,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但是人民也付出了血的代价,特别是使我们失去了一位敬爱的领导干部远静沧同志。

道朗战斗以后,远静沧同志的遗体运到夏张镇,自卫团为远静沧同志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泰安县满庄一位进步老先生非常悲痛,把准备自己用的一口柏木棺捐给远静沧烈士。

自卫团主席张北华同志致悼词,他怀着悲痛的心情,追述了远静沧同志光辉的一生,号召全体抗日战士化悲痛为力量,为民族解放,驱逐日寇,英勇奋战,多杀敌人,为静沧同志报仇!


 远静沧,原名远绍华,字哲生。一九〇一年生于河北省任邱县鄚州镇石坞基村。一九二九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他自幼上学,曾在保定师范读书,后考入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系,有很高的文学修养。毕业后,在北京师范大学附中任国语教员。他白天教书,晚上学日语,同时给天津“义释报馆”写稿,笔名“石泉”。后又在《中华大辞典》编纂处工作多年。以后,又到河南睢阳师范学校教国文。一九三三年,远静沧同志到山东青州(益都)师范学校(省立第四师范学校)任高师国文教员。在此期间,他积极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参加爱国学生运动,经常和一些进步青年聚会,借机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揭露国民党的腐朽与反动,在群众中引起很大的反响。

一九三四年夏,由于叛徒出卖,远静沧同志在青州师范被捕。押解到济南高等法院,被判五年徒刑,送济南第一监狱,与张北华、崔子明等同志押在一起。他虽身陷囹圄,坚强的革命意志却毫不动摇。因抗议狱卒的虐待,被戴上几十斤重的手铐脚镣。为反抗监方对政治犯的迫害,他置生死于不顾,顽强地进行了五天的绝食斗争。在狱中党组织和难友们昀支持下,终于迫使敌人取消了沉重的枷锁。远静沧同志写了很多反映囚犯悲痛生活的诗,在狱中广为传诵。他的诗很多犯人都能背诵。静沧同志坚强的革命斗争精神极大的鼓舞了难友们的革命意志。敌人对静沧同志的坚贞不屈无可奈何,便将其僻到“南京反省院”.抗日战争爆发以后,远静沧同志被释放出狱。

 

一九三七年九月,远静沧同志出狱后,及时与山东省委接上了关系。由于当时日寇正大举入侵,形势十分紧张。远静沧同志带着长期被反动派折磨的病弱身体,顾不上回乡探望,就受党组织的委派,到夏张、边院领导和帮助崔子明、王仲范等在泰安西部宣传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武装。

根据党的指示,远静沧同志和老战友崔子明同志以夏张小学为活动基地,不辞劳苦,四处奔走,联络各地的共产党员和爱国志士,大力宣传抗日救国,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动员人们拿起武器,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并在抗日积极分子中发展了曹龙骧、叶子真等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培养了一批抗日骨干力量。他知识渊博,工作细致深入,除在某些地方公开讲话,宣传抗日道理外,还经常深入到群众家中,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深入浅出的道理、和蔼可亲的态度,宣传群众,打动了许多青年人的心,取得了很好的宣传效果,

一九三七年十月,中共山东省委机关由济南迁来泰安后,制定了抗日游击战争和分区发动武装起义计划。远静沧、崔子明同志在泰安津浦铁路以西地区,积极开展抗日宣传,发展抗日武装。号召当地群众“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枪出枪”,广泛团结社会各阶层力量。不久在夏张镇组织了六十余人的抗日自卫队,为泰西武装起义奠定了基础。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日寇进攻济南,敌机亦配合陆军南侵对泰安城进行了狂轰乱炸。为迅速开展抗日斗争,省委书记黎玉同志派张北华、程重远同志到夏张镇,找到远静沧、崔子明同志。由张北华同志传达了省委决定发动武装起义的指示,共同分析了形势,商定了起义的具体计划,并进一步研究决定,利用地主、商人保家护财的心理,组织夜间巡逻,巧妙地把他们掌握的枪支转移到自卫队的手中,为起义创造了条件。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日军占领泰安城。张北华、远静沧等同志立即研究了这一紧急情况。为了防止意外,决定立即行动,把队伍拉出夏张镇。由于时间仓促,当夜只集合了张北华、远静沧、崔子明、程重远、夏天任、夏振秋、曹龙骧、叶子真、叶明伦、刘西歧等十人,携十一支枪,由夏张镇小学出发,踏上了武装抗日的征途。这支小部队先后住在盘龙山鹁鸽崖山洞里及夏张以北山区的响水寺。

起义队伍诞生以后,十个人顶风胃雪,忍饥挨饿,大家凑钱共度难关,未向群众要一粒粮、一分钱。远静沧、夏天任等同志积极开展抗日宣传,耐心向群众进行说服动员,对上层人物开展统战工作,克服了种种艰难险阻,消除了群众的误解,避免了与地方武装不必要的冲突。十多天的时间,队伍发展到三十余人,二十多枝枪。 

鹁鸽崖起义,点燃了泰西地区的抗日烈火。在张北华,远静沦等同志的领导下,各地抗日武装揭竿而起。宋王庄党支部的王仲范、张绍三、张魁三等人很快也拉起一支有五十余人、三十多支枪的抗日武装。安驾庄一带安春华、马继孔等人也组织起了一支抗日队伍。

远静沧同志在做好思想工作,迅速扩大武装的同时,积极开展军事训练,领导大家学习游击战术。本着能者为师,互相学习的原则,使部队很快掌握了初步军事知识。为了树立起义部队在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扩大队伍,打击敌人,张北华、远静沧等同志研究决定攻打肥城,消灭汉奸武装。于是起义部队积极进行战前准备,并通知王仲范、安春华、葛阳斋等率领的游击队到空杏寺集结。

一月二十五日夜,张北华、远静沧等率百余人、八十多枝枪的抗日武装,冒着鹅毛大雪向肥城进发。拂晓战斗打响,激战两小时,一举攻克肥城,干净利落地将维持会和伪军警全部俘虏,并处决了汉奸维持会长范维新,缴获十几枝枪和其他物资,首战告捷。起义队伍在城里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号召群众“打日本,不当亡国奴”,并没收维持会财物赈济贫民,扩大了自卫队的影响。

攻克肥城的当天,张北华同志宣布:《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丑团》成立。大家推选张北华任自卫团主席,葛阳斋任副主席,远静沧同志任政治部主任,程重远同志任供给部长。并研究决定,由远静沧同志负责部队党的工作。

肥城战斗的胜利,鼓舞了士气,使自卫团经受了一次极好的实战锻炼。为实现抗日救国,消灭日寇,自卫团乘胜出击,夜袭界首车站,打死、打伤日军二十余人,击毙战马十余匹,缴获步枪三枝。战斗中,自卫团二大队文书管伟同志壮烈牺牲。在肥城南关召开了有三千多军民参加的追悼大会,政治部主任远静沧同志亲自写了祭文。祭文催人泪下,叫人断肠,激发了革命战士的斗志,唤醒了广赶民众的觉悟。管伟烈士的母亲哭着上台讲话,要求参加抗日,为儿子毒报仇。    

肥城、界首战斗的胜利,极大的鼓舞了广大人民,增强了抗日军民的胜利信心和决心。在侵略者大举进攻,国民党反动军队怆惶南逃的混乱局势下,群众纷纷要求参军参战。各路抗日游击队先后汇集肥城,接受自卫团的领导。    

为团结一切力量参加抗日,远静沧同志十分重视统一战线工作。国民党泰安十区区长武圣域是地方势力派,掌握着区保安队和几个乡数百人的武装力量,在泰安、肥城一带颇有影响。远静沧同志以民族解放大业为己任,不顾自身安危,多次只身前去做争取武圣域的工作,帮助他提高觉悟,分析形势和利害关系。指出:“抗日形势众望所归,国家沦亡有家难保。”经过远静沧同志多次耐心、细致的工作,武圣域终于下定决心,于三八年三月中旬,率十区武装四百余人到肥城接受自卫团改变,壮大了起义队伍力量。远静沧同志亲自主持了改编欢迎大会。

为了扩大抗日宣传,活跃部队生活,鼓舞斗志,远静沧同志号召大家开展群众文艺宣传活动,利用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踩高跷、扭秧歌等形式,歌唱抗战。他还写了好多新词,如“二月里,好春天,共产党领导咱抗战。泰西派来张北华,拉起抗敌自卫团。打鬼子,除汉奸,保卫咱的好河山……”等,起了良好的宣传、鼓动作用。    

在恶劣的战争环境和极其艰苦的条件下,自卫团经受了锻炼和考验。创建不到三个月,就由十个人发展成为一支三千余人的浩浩荡荡的抗日大军。经常活动在泰安、肥城、长清、宁阳、东平一带,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使泰西革命烈火熊熊燃烧。这不仅是泰西革命史上的一大奇迹,而且也充分表现了远静沧同志非凡的组织能力和卓越的领导才干。

在自卫团诞生初期,远静沧同志为这支抗日队伍的健康成长,不顾个人病弱的身体,兢兢业业,呕心沥血,日夜奔波操劳。虽然他家境较富裕,大学毕业,但是为了人民的幸福和民族的解放事业,他毅然投笔从戎,奔赴抗日前线,为泰西武装起义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他生活俭朴,在艰苦的环境中,他和战士们一起同甘共苦,把党组织给他的伍元钱经费全部拿出来,与大伙共渡难关。而他自己直到牺牲时,仍穿着出狱时穿的破褂子。在他担任自卫团领导职务后,仍能身先士卒,和战土们一起站岗放哨,指导和参加军事训练,带头奋战疆场,英勇杀敌,以身殉国,其精神可歌可泣。他的光辉业绩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在泰西地区留下了深远影晌。

 

远静沧同志牺牲后,安葬在夏张镇西北的墓地里。

一九五五年,人民政府为悼念先烈,把远静沧烈士的遗榇迁葬于泰山脚下松柏环抱的泰安烈士陵园。庄严整洁的花岗石雕栏大墓与泰山同在。每逢清明时节,陵园内花圈簇簇,悼念者络绎不绝。远静沧同志为党的事业、民族的解放贡献了自己的一切。他的名字、他的业绩,象泰山青松,将永远活在泰安人民心中!